四川绵阳市涪城区: 绵阳南宇新能源公司倒闭背

  在四川省绵阳市,一个招商引资企业遭遇强.迫交易和套路贷,当地政.府对此视而不见。最终,企业在当地社.会势力的百般揉虐之下,走向破产倒闭。贵州快3,对此,投资人的说法、解释和当地相关部门的处理意见、调.查结果各执一词。总之,此事.件给当地的招商投资环境造成很大的负.面影响,一个新的科技企业无端遭遇覆.灭,是当地政.府不够重视保护投资、引资企业的结果。这种软暴.力的存在,是当地投资环境恶化的表现。如今,绵阳南宇新能源科技有限公.司倒闭之谜,仍在对峙中。

  2016年8月,一个名叫马磊的投资商,通.过四川绵阳市游仙区经发委招商引资,到游仙经济开发区注册成.立了绵阳南宇新能源科技有限公.司,注册资金为一千万元,公.司主要生产玻璃水、燃油宝、防冻液等产品。2017年开始筹建电动.车生产线月开始投入生产。

  在公.司成.立之初,因业.务需要已与其他厂家签订了电动.车配件外加工合同。合同履行过程中,马磊通.过别人认识了当地知名人物刘汉玖、郑主兴。刘汉玖、郑主兴得知这个消息后,强行让马磊与对方解除合同,并要求与他们签合同。

  马磊不同意,刘汉玖、郑主兴就让几个社.会青年天天坐在其办公室,阻挠正常工作和生产。刘汉玖恐.吓说:他兄弟是绵阳市某主要领.导,如不与他们合作工厂就开不下去,与他合作会得到政.府很多支持,还说他出事都有人帮他顶替。在刘汉玖的施压下,马磊不得已与签订合同厂家取消了合作,并赔偿了对方损失。随后与刘汉玖签了第一份合同。

  在马磊和刘汉玖签订配件外加工合同后,多次催促刘汉玖履行合约,尽快交货,刘汉玖拒不履行合同,也不交货,他以自己是个人无法开具税票为由,要求重新签合同。随后,刘汉玖作为为投资人,以郑主兴为法人,注册了公.司。刘汉玖为了达到重新和马磊签订合同的目的,带马磊去看过一个自称属于他的工厂,事后经核实该工厂不是刘汉玖的。在此情况下,刘汉玖强.迫马磊又与郑主兴重新签订了合同,直到9月8日,也没有交付过一件产品。

  2017年7月20日,马磊再次找刘汉玖要求尽快交货。并且告诉刘汉玖,自己和购货方签订了合同,不按期交货,要付购货方违约金。刘汉玖说履行不了合同,让马磊先去外地买一部分产品进行加工,应付交货。马磊称自己没有资金,刘汉玖称可以想办法。自此,马磊在强.迫交易下,无货可供给购货方,需要赔偿,为了挽回经济损失,又上了套路贷的套,企业走上了不归路。

  马磊为了挽回经济损失,在没有资金进货的情况,只好按照刘汉玖的安排开始民间借贷。刘汉玖将借条与借款合同写好,借款额60万,借款期限为三个月。让马磊签字,上面写明出借人为刘汉勇。当时马磊不认识刘汉勇,刘汉玖称是个朋友,过后得知这是刘汉玖的弟.弟。

  2017年9月8日,刘汉玖叫马磊去茶楼喝.茶。马磊到茶楼后见到刘汉玖,等了一会郑兴主领了一个人来,介绍称是刘汉勇。刘汉勇让马磊马上还钱,马磊称期限没到。刘汉勇称今天必须还钱,并上来抢走马磊车钥匙。这时刘汉玖告诉后.进来的几个社.会青年:不拿钱就不能让马磊走。此后限.制马磊人身自.由达四十个小时。

  报警后,四川绵阳市涪城区公.安局小浮桥派.出.所出警,将刘汉玖手下四人,带回.派.出.所。不到30分钟刘汉玖来到派.出.所,找了领.导,之后刘汉玖的人全部被放走,马磊则被留在派.出.所。当天下午3.点多钟,刘汉玖和郑主兴带领七、八个人再次来到小浮桥派.出.所,刘汉玖让人抢走受.害.人的手提包、厂门钥匙、公.司印章、身.份.证和车钥匙等物。刘汉玖和郑主兴在晚上七、八点带领五六十人,十几台大货车将绵阳南宇新能源科技有限公.司货物、设备拉走,马磊损失达九百余万元,致使南宇公.司彻底停产倒闭。

  马磊多次以信件方式向绵阳市多个部门反映刘汉玖与郑主兴的行为,但是有关方面的解释和马磊的说法始终不一,此案,疑团重重。

  在马磊的不断反映下,绵阳市涪城区公.安分.局对绵阳南宇新能源科技有限公.司发生的问题进行了调.查,调.查后认为:

  马磊于2016年8月在游仙区五里梁开办南宇公.司,2017年6.月22日与刘汉玖签订月供1万套电动.车保险杠、大架的生产合同。2017年7月又与郑主兴签订生产合同。2017年7月26日因资.金.周.转,马磊与刘汉玖弟.弟刘汉勇签订借款合同,向刘汉勇借款60万元用于购.买零部件组装电动.车。合同约定借款3个月,期限2017年7月27日至10月27日,月息4%,每月27号支付下月利息。

  2017年9月,刘汉汣与马磊在御营坝了园茶楼见面后,刘汉勇与其司机吴广桂遂赶到,以马磊借款后到期未支付利息,找不到人为由,要求马磊归还欠款。贷.款未到期,强.迫要求还款,并且施行非法手段讨债,这是套路贷的典型特征。

  为了通.过逼债,获取巨额非法利益,刘汉勇安排吴广桂向马磊收钱。吴广桂又叫来李毅、彭磊、邹玖坤采取走到哪跟到哪的方式一起向马磊索要债务。2017年9月9日晚,吴广桂、李毅、彭磊、邹玖坤与马磊同住涪城区御营坝九天假日酒店同一房间内,继续向马磊索要债务。

  2017年9月10日10时许,马磊通.过朋友贾成洪报警称因经济纠纷被困住,后马磊、吴广桂、李毅、彭磊、邹玖坤等人被带至小浮桥派.出.所,小浮桥派.出.所经了解系经济纠纷(派.出.所值班备勤民.警称马磊当时未反映被殴.打及被限.制人身自.由),于当日下午对吴广桂、李毅、彭磊、邹玖坤予以放行,让赶到派.出.所的刘汉勇与马磊协商处理。

  一个贷.款没有到期的债务纠纷,应该通.过司法渠道解决。在利.用催收贷.款为由实施非法收贷行为,到达非法占有他人巨额合法财产的目的,这样的行为岂能是一个简单的经济纠纷就能定论的犯罪行为。

  马磊与刘汉勇在派.出.所内协商将马磊宝马车及南宇公.司物品用于抵账,后刘汉勇安排刘汉玖妻子王婷召集货车及搬运工到南宇公.司拉货抵债。王婷遂将刘汉玖、郑主兴公.司内货车及承运工,安排至南宇公.司拉货,并将拉走的电动.车存放到刘汉玖联.系的仓库内。在拉货过程中,因马磊未支付公.司工.人工.资,工.人进行阻止。马磊与刘汉勇在公.司办公室,期间有人继续向马磊索要债务,并有公.司工.人也向马磊索要工.资。11日上午,把马磊被带回了园茶楼,后李毅、彭磊、邹次坤驾车与马磊一同前往苍溪找亲戚借钱还账,四人到达苍溪并与吴广桂汇合。马磊再次报警后,吴广桂,马磊被带至城东派.出.所,派.出.所民.警让马磊去验伤,马磊害怕再次遭遇殴.打,离开后未归。

  2017年9月10日,马磊离开小浮桥派.出.所后再向涪城区公.安分.局报案。2018年3月,马磊向小浮桥派.出.所报案称2017年9月10日之前被限.制人身自.由并被殴.打,并反映了9月10日之后被带至苍溪的情况,小浮桥派.出.所遂受理为刑事案.件进行初查。初查后,涪城区公.安分.局于2018年4月16日立为非法拘.禁案进行调.查,后于2018年6.月11日对刘汉勇、吴广桂、李毅、彭磊、邹玖坤采取取保候审强.制措施,同年10月31日变更为刑事拘.留强.制措施,现已将该案移送涪城区人.民检.察院,提请对刘汉勇、吴广桂、李毅、彭磊、邹玖坤批准逮.捕。经调.查,目前,尚无证据证实刘汉玖涉嫌非法拘.禁案,也尚无证据证实刘汉玖、郑主兴、王婷将南宇公.司货物拉走抵债的行为属于强拿硬要,涉嫌寻衅滋事。

  2017年9月10日晚,马磊曾联.系南宇公.司保管员张英杰,称有人要拉货,并让张英杰与对方一起点数。后刘汉玖、郑主兴、王婷于当晚从南宇公.司拉走约90辆电动.车及一些电动.车配件,公.司内剩余生产设备、电动.车及配件、玻满水、燃油宝等物于2017年9月11日之后,一部分被南字公.司工.人拿走用于折抵工.资;一部分被南宇公.司厂房出租方顺利河公.司拆.除、拉走折抵房租,与马磊反映的被刘汉玖等人抢.劫一空不相符。

  马磊称:当时自己与其它工厂签订了加工合同,刘汉玖要强行和马磊加工。马磊不同意,刘汉玖和郑主兴找了几个年轻人天天住在马磊办公室。刘汉玖说他的兄弟是绵阳市主要领.导刘某,如不与他们合作,厂就开不下去。与他们合作会得到市政.府很多支持,还说他出了什么事,都有人帮他顶替。在这强大压力下马磊不得以才与刘汉玖签了第一个加工合同,多次找他交货无果,刘汉玖又强.迫马磊与郑主兴签订了加工合同,直到17年9月8无一件加工产品。这是典型的强.制交易,为什么公.安机.关却不予追究呢?

  在借款不到期的情况下,非法收贷,强行拉走货物,既没有做价,也没有协议。在胁迫之下的同意抵债,让讨债方获取巨额非法利益,怎么就不是套路贷或非法侵占呢?国.家的法.律法规,都规定经济纠纷应该通.过司法途径解决,这样暴.力催收,怎么就不是犯罪呢?

  绵阳南宇新能源公.司倒闭案事实真.相和涉案真.凶亟待查实,对此,公.众拭目以待!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